您的位置:首頁/  勞力士 /  從黑死病,講到醫生表

【報道】從黑死病,講到醫生表

發表時間:2020-02-05 16:51:25 | 來源:愛表族官方
撰文/Ben Gu

 

前言

2020年,雖然僅僅過去了2個月,但必定會是特殊的一個年份。貫穿整個春節假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可以說從朋友圈、到實際生活,牽扯著無數人的注意力、感受與情緒,甚至生死;化而大之,對經濟、民生等等也影響巨大。

值此疫情,聯想到表壇中獨特的存在——“醫生表”,想來敘說一番歷史上人類對抗疾病、與把控時間的技術,兩者都想著嚴謹、理性、精細的方向前行時,在制表世界中結出“醫生表”這一果實的故事。

 

14世紀的一場疫情

還是中世紀時代的歐洲,1347年9月的意大利西西里島的港口墨西拿,照耀著這片地中海地區的人類文明、和熙而溫暖的陽光下,出現因為身體產生表面呈黑色、劇痛并會滲出血液與濃汁腫瘤的病患,人們束手無策,病人伴隨著高燒在精神錯亂中令生命的光芒不可逆轉地熄滅著。一個又一個人染病,這種后來證明由老鼠攜帶的鼠疫病毒、經由跳蚤、傳遞給人類,并在人際間廣泛傳染的烈性疾病,它無差別地侵蝕著被感染者,無論他的貴賤、性別、老幼、即使是最尊貴的宗教、軍事、或貴族階層亦一樣被稱為“黑死病”的這種流行疾病取走性命。

yersiniapestis-blackdeath.jpg

6年間, 2500萬人,每人單次的死

在現代醫學尚未誕生的年月,歐洲人可用的現代計時工具,最多就是鄉村或市鎮中的鐘樓;疫情的發展,與記錄時間一樣,顯得粗略而籠統。1347年9月后的一年中,黑死病一路北上,疫情貫穿了整個亞平寧半島而來到巴黎。1349年,病毒籍由宿主“頑強”地登陸英倫三島,之后的數年間,它像最濃密的烏云一樣在整個歐洲大陸上肆意而呼嘯地收割了當時歐洲總人口的1/3,即2500萬人的生命。被人們稱為人類史上最慘烈戰爭的二戰,因戰而死的人數是黑死病死亡者的總數的一半。

6698-004-B92A927B.jpg

威尼斯人首創疫病隔離期

面對烈性傳染疾病的中世紀歐洲人,準確的說是威尼斯人最先想出“隔離措施”這一治疫手段——首先是不準有疫情的船只登陸,船員必須在船上隔離40天。40個白天與晝夜、鐘樓的鐘聲重復40遍日夜的報時聲。可將人隔離的同時,威尼斯人不知道那些攜帶著鼠疫病毒的老鼠們,在遍布水道的威尼斯城中自由穿行著。可以說,信息的不對稱,信息的不準確,信息的不全面,信息的不暢傳遞,似乎永遠在人類歷史中扮演著神秘莫測、又玄之又玄的不確定因素。

venice_graphic.jpg

信息,也就是文明

站在個體生命的角度,疫病絕對是百分百的悲劇。站在整個人類的角度 ,黑死病扮演著中世紀結束的巨大力量,經由此次疫情,人們在經濟、政治、文化、宗教、特別是科技這些維度,轉而改用更加理性、客觀、符合邏輯與智力的眼光來看待。有些歷史學家斷言,這場中世紀的疫情浩劫,是催生出文藝復興的“蝴蝶振動翅膀的連綿影響”。

images_saliger.jpg

如何看待歷史,再做出變革與進步,這其實也是感知、并對信息做出反應的系統。在現代醫學、現代計時科技經由中世紀后的4,5個世紀的飛躍式進步之中,撩撥開神學與宗教的外衣,人們審視并了解從身體外觀、器官、以至細胞與微生物,就像最初人們憑四季流轉、晨昏交替,到鐘樓,室內立式鐘,以至懷表與腕表,來得到更精準、可靠的信息參考。無論是現代傳染病學的疫情防控細節,或機芯中巧奪天工的機械裝置,這些都是信息、文明途經的標注、說明與里程碑。

 

真正要說的“醫生表”出場

從古希臘人希波克拉底在約公元前400年寫就了《古代醫學》這部醫學專書后,醫生這個職業曾經是占卜吉兇的巫師、曾是將醫術與宗教混雜于一體的教士、也曾是又為人修剪頭發、又以放血療法為業的理發師;自工業革命以來,廣泛存在的市民階層以及愈來愈大型化的城市系統,催生了現代意義的醫生群體。在愈來愈商業化、與消費主義開始萌芽的上世紀末、20世紀初,醫生本身就是中產階級中具有代表性的專業人士。在這樣的環境下,一種叫做“醫生表”的計時工具應運而生。

hippocrates222.jpg

袋表是醫生表的前身

很多人習慣說的“懷表”,英語中的pocket watch,還是堅持翻譯成袋表,比較合適。在腕表尚未盛行的袋表時代,也就是綜合性的醫院真正問世之前的19世紀,醫生們多為私家醫生,或有固定的病患,并以出診形式為病人服務的。所以,在英語中,硬皮結構、呈工具箱式敞口開啟、并有單手可握的提手的doctor’s bag醫生包,以及其中的工具,就是當時醫生們出診的隨身必備工具。

dr-washington-epps-my-doctor-by-Sir-Lawrence-Alma-Tadema-055.jpg

100030.jpg

袋表,也正是醫生們出診所使用的工具之一。醫生的袋表具有諸多問診功用,例如通過將袋表靠近病人的左右耳,根據病人是否可以聽見機芯運轉聲,來判定聽力狀況。通過讓病人閱取袋表時間信息,來判定病人的左右眼視力狀況。

更重要的是,英國外科醫生John Floyer爵士,在17世紀末制定了系統的脈搏測量方法。通過袋表顯示的時間來獲取病人心跳、脈搏信息。Floyer爵士還根據自己的測量方法,要求當時英國的鐘表匠Samuel Watson ,制作了一款具有定制刻度表盤,碼表功能的懷表,這表可以說是醫生表的鼻祖。

360截圖20200204201531046.jpg

從手頭可以找到的老相片中可以看到,一位西裝革履的醫生,一手搭著病人的脈搏,另一個手拿著袋表,從而測量病人的每分鐘脈搏跳動的信息。問診、治療過程中采用愈來愈精準的計時工具,這也可以說是現代醫學趨向為嚴謹而細致的專門學科的重要時刻。

re-touch-m4602.jpg

踏入腕表與醫院的時代,“醫生表”正式問世

到1920年代,瑞士制表企業發現他們所制作的計時碼表的購買者,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醫生。同時,工業革命的成功令城市規劃中醫院成為不可或缺的公共服務,伴隨著無論是綜合性、或專科醫院的建議,20世紀初醫生這個專業人士群體也變得愈來愈龐大。于是乎,doctor’s watch醫生表被推向市場。在樣式上,采用傳統的、設在表盤中央位置的碼表秒針、計時碼表的表盤上特別裝配有脈搏計刻度,并且這些刻度一般以更顯著的字體、更鮮艷的顏色來標注,而盡可能避免閱取信息的錯誤的產生。

Patek_Philippe_5170G_Chronograph_Pulsation_preowned_corp-watch_at_A_Collected_Man_London3.webp.jpg

醫生表測量實操方法

在醫生的實際操作中,一般會單手操作開啟并暫停腕表的計時功能,另一個手就測量脈搏、或操作讀取心跳呼吸的聽筒。位于表盤上的脈搏計一般有pulsometer字樣的顯示,這個詞是英文中脈搏與計時器兩個詞的結合。通過腕表的中央計時秒針與心率刻度即可迅速讀出患者每分鐘心跳次數。

具體方法是,佩戴者只需先明確心率刻度上方“Gradue pour X pulsations”或“Base X/ulsations”字樣中的X的數值。若X標示為30,接下來只需在啟動計時功能的同時默數患者脈搏跳動的次數,數至30下時,停止計時。此時,中央計時秒針指示的心率刻度即為患者每分鐘心跳次數,單位為bmp。當X為其他數字時,使用方法亦然,只需將默數的數字更換為X即可。

531_0303.jpg

經典的醫生表,外觀是愈古典愈優雅

先想想心目中的醫生會是怎么樣的衣著風格?應該還是偏向襯衫領帶、西裝革履吧。如果考慮入手一款醫生表的話,也還是愈彰顯古典風格的,才顯得愈優雅、愈經典而不可替代。以江詩丹頓推出的Harmony Chronograph這款為例,外觀與表盤設計的靈感源自于一款1928年推出的、具有脈搏測量器的計時碼表。

vacheron-constantin-chronograph-1928_8975_album1.jpg

新作的枕形的表殼線條與原作高度近似,機芯內編號為 caliber 3300的計時碼表機芯驅動著這款醫生表。淺色表盤上,字體優雅的藍色小時刻度,與表圈上深紅色的脈搏計時器刻度,還有表盤位置的時分指針、以及碼表秒針的美麗形狀,一起構建出富于經典氣息的和諧美感。

PA061421.jpg

值得一提的是,“正兒八經”的醫生表,最好是貴金屬表殼,“個頭”別太大,同時表底蓋是背投,能看到打磨得精妙絕倫的機芯的。為什么?你愿意相信一個戴塑膠電子表的菜鳥醫生,還是個戴著優雅金表的資深名醫呢。當然選擇醫生表,也并非一定是做醫生的,但貴金屬表殼與精妙機芯,又是令醫生表變得卓具價值的原因所在。

Vacheron-Constantin-Harmony-Chronograph-aBlogtoWatch-8.jpg

單按鈕碼表的操作方式就最棒了

細心的朋友已經留意了上文中江詩丹頓Harmony Chronograph腕表是一款單按鈕的計時碼表了。醫生表除了外觀唯經典風格馬首是瞻之外,在操作上偏向于選擇單按鈕計時碼表的樣式。理由一是,單按鈕是從袋表到腕表時代“醫生表”的最初樣貌;其二是,單按鈕計時碼表更易于單手操作,更加從容、更加易用。第三點是,單按鈕碼表這一古樸而經典的樣式,在愈來愈趨量產化的計時碼表機芯的世界中,對機芯要求更高,也令作品顯得更具欣賞與收藏價值。

Longines-Pulsometer-Chronograph-6.jpg

像浪琴推出的Pulsometer Chronograph腕表,設計靈感源自一款1920年代的醫生表,新作在計時碼表、脈搏記錄器的功能之上,加入了日期顯示功能,設有導柱輪的自動上鏈計時碼表機芯。表殼的右側,單一的表冠按鈕顯示出了醫生表最早以單按鈕碼表的歷史傳承。

longines-mono-back.jpg

另一邊廂,萬寶龍在將美耐華這家以制作碼表機芯而文明的機芯廠收納囊中后,也推出了一系列價格與性能相比,極具競爭性的碼表作品——其中也包括這款Meisterstuck Heritage Pulsograph腕表。古樸的設計,也是由單一按鈕來控制碼表功能的設計,貴金屬表殼加修飾得令人心曠神怡的美耐華機械式手動上鏈機芯。

mb_meisterstuck-heritage-pulsograph_111626_mood_black2-90613.jpg

Montblanc-Meisterstuck-Heritage-Pulsograph-4.jpg

對機芯繞與興趣并研究的朋友,當看到萬寶龍這款Meisterstuck Heritage Pulsograph腕表,會因為其表盤上羅馬數字的時標,還有雙眼時的副表盤,脈搏器的設計,又因為其裝載的機械式手動上鏈碼表機芯,聯想起百達翡麗出品的5170J。網上關于這兩款的大討論從文字,上視頻可謂汗牛充棟,你會喜歡哪款?

Patek_Philippe_5170J_001_Chronograph_yellow_gold_at_A_Collected_Man_London1.webp.jpg

watch-club-patek-philippe-chronograph-yellow-gold-box-and-papers-ref-5170j-year-2007-6.jpg

手感一流,計時精準的經典感醫生表

打開寶珀的官方網站,搜索到Chronographe Pulsometre腕表的信息。標題是——經典系列,寶珀最經典的腕表系列。這一點毋庸置疑,具有飛返計時功能的機械式自動上鏈機芯,溫潤而悅目的紅金表殼,加上表盤上從羅馬時間刻度到指針的造型,無一不顯示出寶珀的優雅與經典。在實際操作碼表時,與手指接觸面呈現一定弧度的橢圓形按鈕,令操作感受更加貼合與舒適。加上這個售價級別的碼表的水準,計時碼表指針的運作,顯得異常穩定而精準。

Blancpain_Villeret_Chronographe_Pulsometre_Intro.jpg

德國式的“硬朗”醫生表

說了一圈瑞士制作的醫生表,除了瑞士制造的高級腕表外,主打德國制作的朗格,一樣曾推出過精妙、而且風格獨樹一幟的醫生表——1815 Chronograph腕表。1815是品牌創始人誕生的年份,這個1815系列主打的就是典雅的設計、硬朗的風格、以及復雜的工藝。

A-Lange-Sohne-1815-Chronograph-Black-Dial-2017-2.jpg

記憶中2004年首次推出1815 Chronograph腕表,2010年機芯稍作改動,推出了白金材質的版本。表殼直徑為39.5毫米的白金表殼中,容納著無論是視覺效果,還是內在構造中極具德國式風格的機械式手上鏈機芯。與Datograph系列相比,此系列的表盤去除了日期、動力儲備顯示,偏向于表盤6時位置的兩個副表盤,也在視覺上令表款變得更加具有辨識度。表盤靠近10時位置印刻著脈搏計時器的字樣,深色表盤配淺色表盤字樣的組合,令閱取時間顯得輕松而簡便。

 

寫在文末的一些話

精準、可靠——這是人類制作機械時計的幾個世紀以來,所一貫秉持的目標,也可以說所有與機械式計時裝置有關的發明,都是從這兩個起始點來出發的。令人聯想到疫情,希望也像維護社會與公共健康這座“巨大時鐘”一樣,找到出錯的原因,減少愈演愈烈的可能,然后做出盡可能精準的控疫舉措,令社會與公眾重新相信這個我們身處的世界,是可以值得每個人努力,并所依靠的。

marble-relief-depicting-asclepius-or-hippocrates-treating-ill-woman--from-greece-102520954-5b36b2ed46e0fb003ef08ba0.jpg

 

關鍵詞:醫生表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復制、盜鏈或鏡像
中石化股票推荐